子月独雾

aph红色厨 cp洁癖 语废

露中同人小说本《A-1》一宣&预售!

激情掏钱包!!

华青鹰:


  • 感谢大家的支持!预售地址(评论区也有相同地址的备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感谢各位同好与朋友点击小红心小蓝手,(过气作者的殷切期望)也欢迎大家转载本文!


  • 发货日,将从推荐(小蓝手)、转载中抽取三人赠送全套!


  • 因为本子实在太厚(上下册七百六十页)所以飞机盒需要单独定做,导致的邮费上涨,向大家致歉!


  • 回答一个小问题:预售截止日期和发货日期都没有定下来,还是希望大家早买,谢谢!


  • 感谢诸位staff的辛勤付出,特别是校对同志。在她的帮助下,我这个错别字大王又重新焕发了青春……





*自设李泽言性转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老婆李泽颜(?)

【手残画得又难看拍得又难看就这样吧´_>`

分享Q版露中和表情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此人已被水管爆头×

【上课瞎画×
“熊”“猫”组合,出道决定!

号外号外,圣诞老人的鹿私奔了,导致圣诞老人没法开雪橇,大家都没圣诞礼物了,over

【姿势有参考(。

个人关于国拟的一些思考

瞎几把乱扯,请勿较真。



比起“国家拟人”,我觉得用“国家化身”定义他们更为恰当。
原作中,他们与人类存在于同一世界,若他们真是国家拟人(字面意义)的话,他们的世界应该只有他们而无人类,因为国民是国家的组成部分。主要是直接将国家进行拟人根本不科学(本来就不科学××),这要是正经拟出来绝逼是个精分啊,一下子这样一下子那样,还有内部矛盾,用人格分裂来表达?××  而且这样一点都不可爱,国家之间的往来斗争,以“人”的形态演绎出来,太黑暗了。
我更愿意称他们为“化身”——生于天地,源于某个共同体(一个国家、地区、部落或集体(例如原作中的拉多尼亚,瑞典艺术家建立的网络国家))。

首先他们化身以人类形态,故而与普通人一样拥有正常的身躯和独立的意识。其次作为国家的化身,他与国家的状态息息相关。
只要国家在,化身便不会死(或者说消失?),他若受了伤(刀子划破手之类的)伤口会快速自愈。不过疼痛、不适这些感觉还是有的。若是国家不存在了...那化身会怎么样就看作者愿意给他怎样的结局了w,例如原作中德国统一后普爷住在了路德家,微笑共和国独立失败后变回了普通人。反正他们本来就是怪力乱神的存在【摊手】
国家的状态会直接反映在化身上,例如原作中日本地震导致本田菊腹痛。同样的灾害发生在市区会比发生在郊区对化身伤害更重。发生战争,视情况对化身造成不同影响。一般的战争不会对化身造成永久性伤害,通常是产生些病痛然后慢慢愈合之类的。但若给一个国家、民族造成无法磨灭的沉痛记忆,化身身上会留下伤疤,例如耀哥的背和伊万的颈。割地主要是国家尊严问题,其实对化身来说只是家的面积小了一点、自己稍微虚弱一阵子,倒是巨额赔款会让他病得更重。屠杀是内伤。
化身的思维、情绪也会一定程度受到国家状态的影响,例如原作中法叔曾有一段时间忘了贞德。若两国国民相互厌恶,两国化身也会互看不爽。不过并非洗脑式的影响,化身还是有自己的独立意识、记忆的。露家的休克疗法是有蓄谋策划的,当时对伊万的精神状态影响不小。
化身能否左右国事,主要看上司愿意给他多少权力。不过一般大都只是给个高位虚职,好吃好喝招待着。化身并非总是在朝,有时候上司合不来,也有选择装作普通人生活在民间的。
我之前写过的两个国设段子,也些许地表达了自己对国设的一些理解——“我们就是怪力乱神”他们是无法以常理解释的存在;“跟个吉祥物似的”他们是历史的参与者、见证者,却非领导者。

emmm...貌似也没什么要说的了,以后想到再补充吧_(:зゝ∠)_


————————————
PS:其实这些是很久以前就思考过的,为什么今天要给叨叨出来呢因为最近想写几个国拟段子怕大家无法理解我眼中的国拟×××

【露中】一个下午

*露中
*我眼中的国拟  日常向
*突发片段

        一个下午。

        上司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王耀正忙得不可开交。
        上司在电话里很客气地说王先生过几天露家的领导人要来访问麻烦您回来一趟出个席,王耀一边嗯嗯好的好的连声应着一边左手锅柄右手锅铲叮零咣当爆炒青椒肉丝,身后帮他举着手机的笨熊把脑袋搭在他肩膀上小声嘟囔小耀小耀好了没呀好香啊我要饿死了……
        王耀“咣”的一声掼上锅盖,世界清净了。

        近年世界局势还算稳定,王耀倒也落得清闲,没事就满世界游玩。他虽是国家化身,但事实上只有“主席顾问”这么个似乎很厉害的虚职,并无什么实权,而日常除了一些重大场合需要他这个国家象征出席外,政事之类的他插不上手也无意插手。
        跟个吉祥物似的。王耀想。

        饭菜端上桌,热腾腾的。王耀指导伊万·布拉金斯基把馒头掰成两半,往里夹小菜。
        “好烫...啊!好吃!”
        “好吃吧~嘿!慢点儿,别噎着了你!”他伸手去拍对面人的脑袋,不过显然对方的表现让他很是受用。
        “为什么你家有这么多花样的好吃的呢?”浅色头发的东欧人一手捏着一根筷子,去叉盘子里的菜,颇为怨念地碎碎念,“我家人也非常热衷于开发各种新花样,可味道大多都……”
        王耀丢给他一个“我懂”的眼神。
        之前某次王耀来玩的时候,秀了一手可乐鸡翅,结果下次再来的时候,伊万家的厨娘非拉着让他尝尝她研制出的新菜式——雪碧鸭腿。
        啊,那滋味,一言难尽。

        吃完饭,王耀倒杯温水漱口,“我得走了,家里不少事要先准备着。饭我做的,碗归你洗啊。诶!那个碗,我最喜欢的,可别笨手笨脚给摔喽。”
        “这个时候也不好买票了,”伊万看了看表,“干脆我让人开直升机送你回去吧?”
        “也成。”王耀盘算着待会儿给家里边通知一声,要是回头被当做敌机击落下来,那可就神作了。

        末了收拾完东西,伊万送王耀上机。
“过几天你来的时候,我带你去嘉龙家吃早茶。”
        “好啊。那我带点茶叶去?”
        “别了吧,我对茶叶比较挑,你家的我喝不惯。给我带点瓜子吧,挑个大饱满的啊。”
        “嗯好。”
        默了默,王耀突然抬手三下两下把对方头发揉得乱七八糟,然后逃似的奔上直升机,从窗子探出脑袋朝伊万摆了摆手,“走啦!”
        伊万哭笑不得地挥手:“Увидимся позже(回见)!”
        直升机缓缓升空,螺旋桨加速转动,伊万扯了扯围巾,衣角随风飒飒飘摆。
        他静静地立在天台上,目送直升机远去,直到消失在天际。斜阳为他的身周镀了层金边。
        挺拔得像一株白桦。

【露中】随感

*露中
*国拟  日常向
*一个突发其感的片段

        “在看什么?”
        伊万尚未反应过来,眼前衣影一晃,手中的书便被人从身后抽了去。
        王耀扫了眼书,往伊万脑袋上轻敲了一敲,低笑道:“看这个做甚?子不语怪力乱神,再说,你看得懂么?”
        伊万倒也不恼,就势往后微仰半靠在王耀身上,“看着好玩嘛。图我还是看得懂的。”默了默,又抬手覆上身后人的指尖,“耀,你说,我们是什么呢?”
        “我们?……”
        王耀撑着椅背,垂睫,目光在书页上流连,似是追忆什么。
        大比赤阴,是始为国。禹、鲧是始布土,均定九州……*
        “——我们就是‘怪力乱神’。”

       

*摘自《山海经·海内经》
没错开头伊万就是在看山海经

【露中】一个短打(长官露×保卫员耀)

*露中
*非国设  架空战争背景
*一个渣短打

        所有人都知道,王耀是全军队保卫部最优秀的保卫员,永远能完美执行上级下达的指令,就连脾气最古怪的布拉金斯基长官,都指定要他做自己的保卫员。
        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王耀一直想和他的长官打一架。

        “王耀同志,给我的向日葵浇点水,这是最高指令。”
        “王耀同志,把我的围巾洗了,这是最高指令。”
        “王耀同志,我的伏特加呢?”

         王耀当场在办公室拍了桌:“伊万·布拉金斯基长官!我是您的保卫员,不是保姆!”
        “王耀同志,这是最高指令。”伊万单手支在办公桌上撑着下巴,无辜状望向王耀,笑容灿烂,“我是你的长官。”
        ……好吧好吧你是长官你最大,官高一级压死人。王耀气鼓鼓地浇花洗围巾拿伏特加,咬牙心想等战争结束后,一定要把这个难伺候的家伙胖揍一顿!


        可愿望最终没能实现。

        敌机盘旋俯冲突袭轰炸,炮弹伴着压抑的低啸冲向人群,王耀眼疾手快地按倒掩护众人撤离的伊万,下一秒身侧便炸开一片血色。
        王耀只觉得身周热得发烫,脑袋嗡嗡作响。恍惚中隐约断续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喊他的名字——
        “……王耀!!……我命令你活下去!这是最高指令!!……王耀,活下去!!……”
        他下意识想应“是的长官”,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温度一点点抽离身体,意识逐渐模糊……
        对不起,长官,我要违令了。

不想饿死,下定决心要自割大腿肉希望能抛砖引玉了【跪】大概会是很难吃的渣粮,大家打我的时候轻一点就好......